二十四节气

今天是霜降

孔祥智

导言:中国是世界上三大农业起源地之一,拥有光辉灿烂的农业文明。二十四节气就是这个文明中一颗耀眼的珍珠,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化的巨大贡献。早在3000多年前的周代,先民们已经精确地测定了夏至、冬至、春分、秋分四个节气;西汉时期已经完成了对二十四个节气的测定,并把每个节气分成三个物候,用以指导农业生产。2006年,二十四节气被国务院批准纳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尽管二十四节气主要是黄河流域先民们长期观察的成果,但对长江流域和华南等地区也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只是时间有差异。我院孔祥智教授长期研究农业经济和文化问题,对二十四节气有自己独特的心得,对每个节气都从物候、文化、经济甚至养生等角度撰写了综合性的文章,我们在每个节气到来之时予以推介,以飨读者。

霜降是一年中的第18个节气,也是秋季最后一个节气。一般在每年的10月23或24日,太阳到达黄经210°时。2020年霜降交节时间为10月23日 6:59:25,农历九月初七。霜降到来,天气渐冷,黄河流域一带出现初霜,故称“霜降”。此时,东北和西北地位已经进入冬季,而华南地区则需要三个节气以后才能真正进入深秋初冬季节。《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九月中,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群芳谱》云:“寒露后十五日,斗炳指戌,为霜降。九月中气愈肃,露凝为霜也。”都说的是露珠因天气寒冷而凝结为霜。从科学角度看,这是不准确的。露珠凝结会成为坚硬的小冰珠,而霜是地面或地物的温度降到0 ℃以下,贴地层中空气中的水汽含量达到一定程度时产生的。也就是说,由于气温降到0 ℃以下,空气中的水分(汽)附着在地物上后在凝结成露珠之前就先冻成霜了。古人的科学知识有限,上述认识是可以理解的。《二十四节气解》中说:“气肃而霜降,阴始凝也。”说的是霜降节气到来,阴气加重,凝结而成霜。总之,古人的认识很有意思。霜降节气前后,全国各地气温持续下降,当然北方地区下降较快,南方则较为平缓。华南地区的降水量减少,迎来了一年中的干旱季节;长江流域则进入秋雨绵绵季节,对于晚稻的收获是不利的。农谚云:“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场秋雨一层棉”,“秋后雨阵阵寒”,秋雨过后,就要适当添加棉衣了。

霜降有三侯。“初候,豺祭兽。”“祭兽,以兽而祭天,报本也,方铺而祭。”这和我在《今天是处暑》中谈到鹰祭猎物的情况是一样的,是古人对大自然认识的不足所致。《御制月令七十二侯诗》同样对此说法有所评价:“鹰鸟獭鱼向已辩,围陈若祭例堪型。先王候以为田猎,此语由来甚不经。”又注解云“埤雅云‘季秋,豺取兽,四面陈之以祭其先,世谓之豺祭兽。’其说与鹰祭鸟、獭祭鱼相类。前已驳正之。又方言云‘豺取兽,四面方布而陈祭,故先王候之以田。’《礼记》所谓‘豺祭兽,然后田猎是也。’记所言盖以豺取兽为田猎之候,岂豺果布兽陈祭乎?”《御制诗》反映了清人对大自然的认识,可见又进了一层,更为客观了。“二候,草木黄落。”霜降节气到来,万物肃杀,草木皆黄,风一吹,叶子便从树上纷纷落下。草木黄落,休养生息,储存能量,到第二年春天再度萌发,这是万物在长期进化中产生的对大自然的适应能力和智慧。适者生存,万物皆有道。“三候,蛰虫咸俯。”“咸,皆也。俯,蛰伏也,垂头也。此时寒气肃凛,虫皆垂头而不食矣。”昆虫蛰伏也是对大自然的适应。霜降节气到来,蛰伏的昆虫进入冬眠状态,不吃不喝,保存体力,直到惊蛰后方才恢复常态,走出洞穴觅食。《淮南子·天文训》云:“百虫蛰伏,介鳞者蛰伏之类也,故属於阴。”动物蛰伏冬眠,所需能量能够降低至90%。《御制月令七十二侯诗》对这一侯所配的诗为:“坏户由来又几句,顺时俯首养元真。行藏任运本无事,动静随宜自有伦。伏气可辞饮与食,存身将以屈为伸。秋官穴氏称攻火,意谓失之类不仁。”并对最后一句的注释为:“《周礼》:‘秋官穴氏掌攻蛰兽,各以其物火之。注将攻之,必将烧其所食之物于穴外以诱出,乃可得之’云云。余以为,兽顺时入蛰,烧其食以诱杀之,是乘殆不仁,与王政相戾。且蛰兽所聚食物皆藏于穴中,从无积于穴外者。按:《国语》谓‘野鼠藏食穴为鄂密桑阿’。今口外山野多地鼠藏食之穴,信而可据。……乃注《周礼》者谓‘烧其所食之物于穴外,以诱出而得之’,其舛甚矣。盖由未悉北方物土,妄以己意强释经文,向亦无辩订之者,故不免沿讹至今耳。”捕兽还要讲“仁”,可见古人之仁。作者为节气注释还考证出前人经典的谬误,可见古人做学问之认真。这里需要进一步讨论的是,《集解》仅说“蛰虫”,没说“蛰兽”,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但《御制诗》引用《周礼》中秋官典故,实际上说的是后者。一般而言,“蛰虫”没有聚食的能力,能够真正做到不吃不喝;而“蛰兽”则不然,秋季聚食,霜降后深藏穴中,一动不动,使机体消耗能量大大减少,偶尔吃一点食物补充能量,主要依靠体内脂肪维持生命。

“霜降始霜”反映的是黄河流域的气候特征。霜降到来,千里沃野,一遍金黄,而早晨则是覆盖着一层白霜,在初升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这一景象告诉人们,寒冷的冬天就要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霜降意味着秋尽冬来。但中国幅员辽阔,各地的有霜日差异较大。如青藏高原上的一些地方即使在夏季霜雪亦为常见,年有霜日200天以上,是我国霜日最多的地方;西藏东部、青海南部、祁连山区、川西高原、滇西北、天山、阿尔泰山区、北疆西部山区、东北及内蒙东部等地的年霜日都超过100天;淮河、汉水以南、青藏高原东坡以东地区均在50天以下;北纬25°以南和四川盆地只有10天左右;福州以南及两广沿海平均年霜日不到1天;西双版纳、海南和台湾南部及南海诸岛则完全无霜。气象学上,一般把秋季出现的第一次霜叫做“早霜”或“初霜”,而把春季出现的最后一次霜称为“晚霜”或“终霜”,从终霜到初霜的间隔天数,即“无霜期”。无霜期对于农作物生长非常重要。无霜期一般和积温联系在一起,农人一般用无霜期来判断某种作物能否种植。由于在这一节气内百花肃杀,只有菊花盛开,故古人也把早霜称为“菊花霜”。唐末农民起义军首领黄巢在落第后写的咏菊花诗就有“我花开后百花杀”之句,另外一首咏菊诗有“蕊寒香冷蝶难来”句,同样说明菊花盛开在阴冷季节,和百花不合拍。艳丽的菊花,人见人爱,经日后的大齐皇帝一题,居然充满了杀气和戾气。而且据说第二首诗是黄巢八岁时所作。一个八岁的孩子,居然有“为青帝”的想法,怪不得成人后稍不如意(落第)便“冲天香阵透长安”,看来此君体内是有造反基因的,就是诸葛亮所说的“脑后有反骨”。这是否能预示着这位落第秀才日后的作为和结局呢?


菊花 
黄巢(唐)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题菊花 
黄巢(唐)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而在天府之国四川,此时则是芙蓉盛开。芙蓉原产地中国,是木本植物,所以又称“木芙蓉”。属锦葵科植物,花极艳丽,呈白色或粉红色,到夜间则变为深红色,故有“三变花”的美称。此花晚秋始开,霜侵露凌却丰姿艳丽,占尽深秋风情,故又名“拒霜花”,表明其不畏严寒,冷艳高洁。北宋大文豪苏轼有诗云:“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说明晚秋十分万物肃杀,千树万树一遍金黄,只有芙蓉花竞相开放。可能是这种花最适应初霜时的寒冷?


和陈述古拒霜花

苏轼(宋)

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

唤作拒霜知未称,细思却是最宜霜。


据说四川遍种芙蓉是从五代时期的后蜀末代皇帝孟昶开始的。这位孟夫子的后人,从其父手中接过皇帝的接力棒之后,不思进取,只会享乐。孟在公元964年春节来临之际撰写了据考证为中国第一幅春联的“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并刻在桃符版上挂于寝门。这样算来,中国春联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孟昶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妃嫔之外另有十二等级,其中最宠爱的是“花蕊夫人”费贵妃。费贵妃喜欢芙蓉花,孟就在成都城内城外大种芙蓉,使成都"四十里为锦绣",故成都有"芙蓉城"、"蓉城"之美称。由于一人之喜好而成就了一座城市,成都人感念其恩而尊称花蕊夫人为“芙蓉花仙”。孟昶降宋后,花蕊夫人被宋太祖掳走并纳为后妃。后来呢?当然是死了。死了还不算完,后世的无聊文人还为她杜撰了三种死法,可见一个女人长得太美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花蕊夫人善诗、词,其《述国亡诗》很有意思,不但推卸了亡国的责任,有力地驳斥了“红颜祸水”论,还颇有女中豪杰的味道。

述国亡诗

花蕊夫人(宋)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晚秋出现的第一次霜称为初霜,我国各地的初霜是自北向南、自高山向平原逐渐推迟的。据韩湘玲先生从1950-1980年30年气象资料推算,黄河中下游地区的西安、开封的初霜日出现在霜降节气稍后,北京、兰州出现在寒露节气或稍后,武汉出现在立冬节气之后,成都在大雪节气前,广州在冬至之后,而长春早在秋分前后就可能出现初霜,长春和广州相比,平均初霜日从立秋到冬至后,相差达7个节气(见韩湘玲等:《二十四节气与农业生产》,金盾出版社,2016年第二版,第28-29页)。一般说来,某个地区的初霜和终霜时间都有一定规律,过早或过晚都会形成霜冻。在黄河流域,如果初霜冻出现在9月下旬,则对大多数作物影响不大;如果在9月中旬出现,则将影响大多数秋季作物的安全成熟,造成减产或水分过大。如果5月份以前出现终霜冻,可能会对育苗移栽的作物有影响;如果6月份出现终霜冻,则对大多数已经出苗的作物就都会产生影响。现代工业化育秧技术的出现,可以有效抵御终霜冻对水稻等作物秧苗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对于玉米、水稻等大宗作物遭遇早霜冻依然无能为力,目前仍然处于靠天吃饭状态。

霜降是秋收的最后季节。霜后的红薯最甜,但要及时收获,否则有可能遭受霜冻危害,薯块受冻变质,不耐贮藏。农谚云:“霜降不起葱,越长越要空”,霜降节气到来,即使使耐寒的大葱,也不能再长了,要及时挖收。浙江、江苏一带的农谚云:“十月寒露霜降到,摘了棉花收晚稻”,说明这一带寒露霜降期间先收棉花(目前长江中下游的棉花种植面积已经很少),后收晚稻。在晚稻种植地区,这个节气依然是抢收的重要节点,好在水稻收获的机械化程度已经比较高,弥补了劳动力供给的不足,过去的“三秋”大忙季节已经不存在了。在此期间,华北地区大白菜即将收获,要加强后期管理,并防止霜冻。

霜降到来,天气转凉,秋燥明显,要注意保暖、防秋燥,可通过饮食进行调养,注意健脾养胃、调肝补肾。要多吃些健脾、养阴、润燥的食物,如萝卜、冬瓜、栗子、山药、白菜、甜百合等,肉类如鸡肉、牛肉等,水果如苹果、梨、枣、石榴等。霜降到来,柿子开始成熟,并且经过霜打后味道更甜,因此,霜降吃柿子是很多地方的习俗。福建泉州的谚语是:“霜降吃丁柿,不会流鼻涕”,意思是吃柿子防感冒,实际上是由于柿子富含维生素,对于感冒有很好的预防作用。银耳百合汤加蜂蜜有利于润肺除燥,晚上睡觉前适当喝一点也是不错的选择。蘑菇富含18种氨基酸、多种维生素和丰富的钙、铁等矿物质,热量低,也是霜降养生食补的最佳选择之一。其中,香菇瘦肉粥、香菇乌鸡汤、口蘑豆腐汤、杂菇菌汤都在各类养生食谱中排在前列,既味道好,又平价亲民。另外,晚秋的景象容易让人忧愁、意志消沉乃至抑郁,要注意自身心态、情绪的调节,多参加一些有益身心的娱乐活动,比如登山、歌舞等。“一场秋雨一场寒”,尤其老人和儿童,要及时关注天气,注意防寒保暖,以免湿邪、寒邪入侵生病,尤其是要保护膝关节,切不可运动过量。

霜降节气,尽管万物肃杀,但严冬未到,草黄叶红,加上芙蓉、菊花一南一北同时闹秋,却也热闹。只是眼前不在有夏日的繁华,只见秋时收获。这样的景象,是适合诗的。只是在众多的古诗中,大多是悲秋的,可能与前面所说霜降节气容易导致忧愁、抑郁有关?霜降本是收获的节气,但农人未必真的有收获。白居易的《杜陵叟》说的就是这样一件事,由于终霜来得早,导致农民颗粒无收,但官府照样收税。“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老百姓还有活路吗?孔子说“苛政猛于虎也。”然也。


杜陵叟

白居易(唐)

杜陵叟,杜陵居,岁种薄田一顷余。
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
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
长吏明知不申破,急敛暴征求考课。
典桑卖地纳官租,明年衣食将何如?
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
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恻隐知人弊。
白麻纸上书德音,京畿尽放今年税。
昨日里胥方到门,手持敕牒榜乡村。
十家租税九家毕,虚受吾君蠲免恩


而陆游,则用诗描写了农人丰收时的欢乐以及诗人与民同乐时的快乐心情。“醉倒何妨卧道傍”。看到今年风调雨顺,鱼满塘、谷满仓,诗人忍不住与民同乐。即使醉倒在路旁又有何妨?

季秋已寒节令颇正喜而有赋

陆游(宋)

霜降今年已薄霜,菊花开亦及重阳。
四时气正无愆伏,比屋年丰有盖藏。
风色萧萧生麦陇,车声碌碌满鱼塘。
老夫亦与人同乐,醉倒何妨卧道傍。

 

能够体会到老百姓的苦乐,这样的诗人才是真正伟大的诗人。

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

李白(唐)

月化五白龙,翻飞凌九天。胡沙惊北海,电扫洛阳川。
虏箭雨宫阙,皇舆成播迁。英王受庙略,秉钺清南边。
云旗卷海雪,金戟罗江烟。聚散百万人,弛张在一贤。
霜台降群彦,水国奉戎旃。绣服开宴语,天人借楼船。
如登黄金台,遥谒紫霞仙。卷身编蓬下,冥机四十年。
宁知草间人,腰下有龙泉。浮云在一决,誓欲清幽燕。
愿与四座公,静谈金匮篇。齐心戴朝恩,不惜微躯捐。
所冀旄头灭,功成追鲁连。

 

相和歌辞·从军行三首

李约(唐)

看图闲教阵,画地静论边。乌垒天西戍,鹰姿塞上川。

路长须算日,书远每题年。无复生还望,翻思未别前。

栅高三面斗,箭尽举烽频。营柳和烟暮,关榆带雪春。

边城多老将,碛路少归人。点尽三河卒,年年添塞尘。

候火起雕城,尘砂拥战声。游军藏汉帜,降骑说蕃情。

霜降滮池浅,秋深太白明。嫖姚方虎视,不觉请添兵。


秋晚登楼望南江入始兴郡路

张九龄(唐)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伏槛一长眺,津途多远情。

思来江山外,望尽烟云生。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我来飒衰鬓,孰云飘华缨。枥马苦踡跼,笼禽念遐征。

岁阴向晼晚,日夕空屏营。物生贵得性,身累由近名。

内顾觉今是,追叹何时平。


在郡秋怀二首

张九龄(唐)

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寂寞游子思,寤叹何人知。
宦成名不立,志存岁已驰。五十而无闻,古人深所疵。
平生去外饰,直道如不羁。未得操割效,忽复寒暑移。
物情自古然,身退毁亦随。悠悠沧江渚,望望白云涯。
露下霜且降,泽中草离披。兰艾若不分,安用馨香为。
庭芜生白露,岁候感遐心。策蹇惭远途,巢枝思故林。
小人恐致寇,终日如临深。鱼鸟好自逸,池笼安所钦。
挂冠东都门,采厥南山岑。议道诚愧昔,览分还惬今。
怃然忧成老,空尔白头吟。

 

泊舟盱眙

常建(唐)

泊舟淮水次,霜降夕流清。夜久潮侵岸,天寒月近城。

平沙依雁宿,候馆听鸡鸣。乡国云霄外,谁堪羁旅情。


九日登李明府北楼

刘长卿(唐)

九日登高望,苍苍远树低。人烟湖草里,山翠县楼西。

霜降鸿声切,秋深客思迷。无劳白衣酒,陶令自相携。


送李翥游江外

岑参(唐)

相识应十载,见君只一官。家贫禄尚薄,霜降衣仍单。

惆怅秋草死,萧条芳岁阑。且寻沧洲路,遥指吴云端。

匹马关塞远,孤舟江海宽。夜眠楚烟湿,晓饭湖山寒。

砧净红鲙落,袖香朱橘团。帆前见禹庙,枕底闻严滩。

便获赏心趣,岂歌行路难。青门须醉别,少为解征鞍。


观村人牧山田

钱起(唐)

六府且未盈,三农争务作。贫民乏井税,塉土皆垦凿。

禾黍入寒云,茫茫半山郭。秋来积霖雨,霜降方銍获。

中田聚黎甿,反景空村落。顾惭不耕者,微禄同卫鹤。

庶追周任言,敢负谢生诺。


送李九贬南阳

钱起(唐)

玉柱金罍醉不欢,云山驿道向东看。

鸿声断续暮天远,柳影萧疏秋日寒。

霜降幽林沾蕙若,弦惊翰苑失鸳鸾。

秋来回首君门阻,马上应歌行路难。


秋怀奉寄朱补阙

武元衡(唐)

上苑繁霜降,骚人起恨初。白云深陋巷,衰草遍闲居。

暮色秋烟重,寒声牖叶虚。潘生秋思苦,陶令世情疏。

已制归田赋,犹陈谏猎书。不知青琐客,投分竟何如。


赋得九月尽(秋字)

元稹(唐)

霜降三旬后,蓂馀一叶秋。玄阴迎落日,凉魄尽残钩。

半夜灰移琯,明朝帝御裘。潘安过今夕,休咏赋中愁。


岁晚

白居易(唐)

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冉冉岁将宴,物皆复本源。

何此南迁客,五年独未还。命屯分已定,日久心弥安。

亦尝心与口,静念私自言。去国固非乐,归乡未必欢。

何须自生苦,舍易求其难。


谪居

白居易(唐)

面瘦头斑四十四,远谪江州为郡吏。

逢时弃置从不才,未老衰羸为何事。

火烧寒涧松为烬,霜降春林花委地。

遭时荣悴一时间,岂是昭昭上天意。


玩止水

白居易(唐)

动者乐流水,静者乐止水。利物不如流,鉴形不如止。

凄清早霜降,淅沥微风起。中面红叶开,四隅绿萍委。

广狭八九丈,湾环有涯涘。浅深三四尺,洞彻无表里。

净分鹤翘足,澄见鱼掉尾。迎眸洗眼尘,隔胸荡心滓。

定将禅不别,明与诚相似。清能律贪夫,淡可交君子。

岂唯空狎玩,亦取相伦拟。欲识静者心,心源只如此。


早冬游王屋,自灵都抵阳台上方望天坛,偶吟

白居易(唐)

霜降山水清,王屋十月时。石泉碧漾漾,岩树红离离。
朝为灵都游,暮有阳台期。飘然世尘外,鸾鹤如可追。
忽念公程尽,复惭身力衰。天坛在天半,欲上心迟迟。
尝闻此游者,隐客与损之。各抱贵仙骨,俱非泥垢姿。
二人相顾言,彼此称男儿。若不为松乔,即须作皋夔。
今果如其语,光彩双葳蕤。一人佩金印,一人翳玉芝。
我来高其事,咏叹偶成诗。为君题石上,欲使故山知。


读《汉书》

白居易(唐)

禾黍与稂莠,雨来同日滋。
桃李与荆棘,霜降同夜萎。
草木既区别,荣枯那等夷。
茫茫天地意,无乃太无私。
小人与君子,用置各有宜。
奈何西汉末,忠邪并信之。
不然尽信忠,早绝邪臣窥。
不然尽信邪,早使忠臣知。
优游两不断,盛业日已衰。
痛矣萧京辈,终令陷祸机。
每读元成纪,愤愤令人悲。
寄言为国者,不得学天时。
寄言为臣者,可以鉴于斯


谕友

白居易(唐)

昨夜霜一降,杀君庭中槐。
干叶不待黄,索索飞下来。
怜君感节物,晨起步前阶。
临风踏叶立,半日颜色低。
西望长安城,歌钟十二街。
何人不欢乐,君独心悠哉。
白日头上走,朱颜镜中颓。
平生青云心,销化成死灰。
我今赠一言,胜饮酒千杯。
其言虽甚鄙,可破悒悒怀。
朱门有勋贤,陋巷有颜回。
穷通各问命,不系才不才。
推此自豁豁,不必待安排。


大水

白居易(唐)

浔阳郊郭间,大水岁一至。
闾阎半飘荡,城堞多倾坠。
苍茫生海色,渺漫连空翠。
风卷白波翻,日煎红浪沸。
工商彻屋去,牛马登山避。
况当率税时,颇害农桑事。
独有佣舟子,鼓枻生意气。
不知万人灾,自觅锥刀利。
吾无奈尔何,尔非久得志。
九月霜降后,水涸为平地。


九日登李明府北楼

刘长卿(唐)

九日登高望,苍苍远树低。人烟湖草里,山翠县楼西。
霜降鸿声切,秋深客思迷。无劳白衣酒,陶令自相携。


山中晓兴

元季川(唐)

河汉降玄霜,昨来节物殊。愧无神仙姿,岂有阴阳俱。
灵鸟望不见,慨然悲高梧。华叶随风扬,珍条杂榛芜。
为君寒谷吟,叹息知何如。


送惠雅法师归玉泉

 贾岛(唐)

只到潇湘水,洞庭湖未游。饮泉看月别,下峡听猿愁。
讲不停雷雨,吟当近海流。降霜归楚夕,星冷玉泉秋。


祝牛宫辞

陆龟蒙(唐)

四牸三牯,中一去乳。天霜降寒,纳此室处。
老农拘拘,度地不亩。东西几何,七举其武。
南北几何,丈二加五。偶楹当闲,载尺入土。
太岁在亥,余不足数。上缔蓬茅,下远官府。
耕耨以时,饮食得所。或寝或卧,免风免雨。
宜尔子孙,实我仓庾。


徐夤(唐)

鹤鸣先警雁来天,洗竹沾花处处鲜。
散彩几当蝉饮际,凝光宜对蚌胎前。
朝垂苑草烟犹重,夜滴宫槐月正圆。
怵惕与霜同降日,蘋蘩思荐独凄然。


江西逢僧省文

曹松(唐)

闽地高僧楚地逢,僧游蛮锡挂垂松。
白云逸性都无定,才出双峰爱五峰。
高僧不负雪峰期,却伴青霞入翠微。
百叶岩前霜欲降,九枝松上鹤初归。
风生碧涧鱼龙跃,威振金楼燕雀飞。
想得白莲花上月,满山犹带旧光辉。


和子由蚕市

苏轼(宋)

蜀人衣食常苦艰,蜀人游乐不知还。

千人耕种万人食,一年辛苦一春闲。

闲时尚以蚕为市,共忘辛苦逐欣欢。

去年霜降斫秋荻,今年箔积如连山。

破瓢为轮土为釜,争买不翅金与纨。

忆昔与子皆童丱,年年废书走市观。

市人争夸斗巧智,野人喑哑遭欺谩。

诗来使我感旧事,不悲去国悲流年。

 

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

苏轼(宋)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苏轼(宋)

霜降红梨熟,柔柯已不胜。
未尝蠲夏渴,长见助春冰。


次韵晋之五丈赏压沙寺梨花

黄庭坚(宋)

沙头十日春,当日谁手种。
风飘香未改,雪压枝自重。
看花思食实,知味少人共。
霜降百工休,把酒约宽纵。


古乐府白紵四时歌

黄庭坚(宋)

北风降霜松柏雕,天形惨澹光景销。
山河夜半失故处,何地藏舟无动摇。
少年志愿不成就,故年主人且恩旧。

及河之清八月来,斗酒聊为社公寿


衡山

黄庭坚(宋)

万丈融峰插紫霄,路当穷处架仙桥。
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
螺簇山低青点点,线拖远水白迢迢。
当门老桧枝难长,绝顶寒松叶不雕,

才到秋初霜已降,每逢春尽雪方消。
猥岩老衲针常把,度夏禅僧扇懒摇。
雷向池中兴雨泽,鸟於窗外奏萧韶。
游人未必长居此,暂借禅房宿两宵。


山中感兴三首

文天祥(宋)

山中有流水,霜降石自出。
骤雨东南来,消长不终日。
故人书问至,为言北风急。
山深人不知,塞马谁得失。
挑灯看古史,感泪纵横发。
幸生圣明时,渔樵以自适。


和子瞻记梦二首

苏辙(宋)

兄従南山来,梦我南山下。
探怀出诗卷,卷卷盈君把。
诗词古人似,弟则吾弟也。
相与千里隔,安得千里马。
携手上南山,不知今乃夜。
晨鸡隔墙唱,欹枕窗月亚。
百语记一词,秋菊悲蛩吒。
此语鲍谢流,平日我不暇。
我本无此诗,嗟此谁所借。
蟋蟀感秋气,夜吟抱菊根。
霜降菊丛折,守根安可存。
耿耿荒苗下,唧唧空自论。
不敢学蝴蝶,菊尽两翅翻。
虫冻不绝口,菊死不绝芬。
志士岂弃友,列女无两婚。


登南城有感示文务光王遹秀才

苏辙(宋)

幽忧随秋至,秋去忧未已。
南城试登望,百草枯且死。
落叶投人怀,惊鸿四面起。

所思不可见,欲往将安至。
斯人定谁识,顾有二三子。
清风皎冰玉,沧浪自湔洗。
窃脂未尝谷,南箕傥微似。
网罗一张设,投足遂无寄。
田深狡兔肥,霜降鲈鱼美。
造形悼前失,式微惭往士。
憧憧亩丘道,岁晚嗟未止。
西山有茅屋,锄櫌本吾事。


种菜

李复(宋)

同墙茅屋来,有地十亩余。
蒿蓬杂毒草,壅闇恶木俱。
岁久人迹绝,乱穴狐虺居。
今晨杖藜出,顾步良踌躇。
默嗟咫尺间,荒秽侵吾庐。
散米饭群仆,操具亟剪锄。
攘剔先丛棘,斩伐多高樗。
乘湿束故急,积供爨我厨。
耕土如蒸面,治畦将种蔬。
时雨近沾洽,膏脉涵如酥。
问邻地所宜,嘉种愿乞诸。
异有出戎夷,远或传蜀吴。
根移甘或辛,色剖玄或朱。
芜菁饭之半,布艺广数区。
牙甲助芬味,琐细不可无。
霜降百物肃,御冬必此须。
居贫寡营办,亲宾间招呼。
盘飧多造次,粗粝鲜毳腴。
收藏资举筋,率野真腐儒。
澹薄味可久,万钱非我图。
樊迟请学圃,予今老为模。
但愧公义休,拔葵谢园夫。


又用韵

李曾伯(宋)

雪凝霜降不肯春,花神岂类妇人仁。
肯留年后供清思,分付东风与主人。


采菊亭

朱岂(宋)

霜降草花落,林柯亦纷披。
耿耿园中菊,煌煌发幽姿。
良夜积华露,花叶繁以滋。
风流贤史君,澹然与花期。
黎旦曳杖去,采掇欣忘疲。
佳色弥清兴,明艳侔晨煇。
雅尚已千载,神交此一时。
秉芬寄遐想,载咏閒居诗。
气清秋改容,景晏山益奇。
佳处要领略,忘言心自怡。
客来无可语,坐见花阴移。
夕英浮冻醴,痛饮须反卮。


水调歌头

九月望日,与客习射西园,余偶病不能射

叶梦得(宋)

降碧天静,秋事促西风。寒声隐地,初听中夜入梧桐。起瞰高城回望,寥落关河千里,一醉与君同。叠鼓闹清晓飞骑引雕弓。

岁将晚,客争笑,问衰翁。平生豪气安在,沉领为谁雄。何似当筵虎士,挥手弦声响处,双雁落遥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


霜菊

无名氏

秋尽北风去,律移寒气肃。

淅沥降繁霜,离披委残菊。
华滋尚照灼,幽气含纷郁。

的的冒空园,萋萋被幽谷。
骚人有遗咏,陶令曾盈掬。

傥使怀袖中,犹堪袭余馥。


巴江

晁公溯(宋)

巴江暮秋末,霜降千林空。
山色不改碧,蓼花无数红。
木叶感湘浦,莼羹忆江东。
艰难志当壮,吾未怨途穷。

 

采桑子·性珠莹彻禅天月

王吉昌(元)

性珠莹彻禅天月,三界流光。四海呈祥。气会神交降玉霜。灵芽匀渍金花绽,透体清香。麝喷明堂。历劫宗风道化昌。


过夏国新安县

耶律楚材(元)

昔年今日度松关,车马崎岖行路难。
瀚海潮喷千浪白,天山风吼万林丹。
气当霜降十分爽,月比中秋一倍寒。
回首三秋如一梦,梦中不觉到新安。


剡原九曲(之一)

高启(明)

入江水稍决,霜降未可涉。
颇闻往来人,出门即舟楫。
前飞惊鹭远,下饮垂猱倢。
何处问兴公,风吹赤棠叶。


夏夜台州城中作

刘基(明)

江上火云蒸热风,欲雨不雨天梦梦。
良田半作龟兆坼,粳稻日夕成蒿蓬。
去年海贼杀元帅,黎民星散劫火红。
耕牛剥皮作战具,锄犁化尽刀剑锋。
农夫有田不得种,白日惨淡衡茅空。
将军虎毛深玉帐,野哭不入辕门中。
健儿斗死乌自食,何人幕下矜奇功。
今年大军荡淮甸,分命上宰麾元戎。
舞干再见有苗格,山川鬼神当效忠。
胡为旱魃还肆虐,坐令毒沴伤和冲。
传闻逆党尚攻剽,所过丘垅皆成童。
阃司恐畏破和议,斥堠悉罢云边烽。
杀降共说有大禁,无人更敢弯弧弓。
山中悲啼海中笑,蜃气绕日生长虹。
古时东海辟孝妇,草木枯瘁连三冬。
六月降霜良有以,天公未必长瘖聋。
只今幅员广无外,东至日出西太蒙。
一民一物吾肺腑,仁者自是哀鳏恫。
养枭殈凤天所厌,谁能抗疏回宸衷。
夜凉木末挂河汉,海峤月出光玲珑。
仰视皇天转北斗,呜呼愁叹何时终。


有关霜降的农谚也不少。

霜降前后始降霜,有的地方播麦忙。
  早播小麦快查补,保证苗全齐又壮。
  糯稻此节正收割,地瓜切晒和鲜藏。
  棉花摘收要仔细,棵上地下都拾光。
  复收晚秋遍地搞,柴草归垛粮归仓。
  大棚瓜菜看管好,追肥浇水把虫防,
  大葱萝卜陆续收,白菜抓紧来拢帮。
  敞棚漏圈快修补,免得牲畜体着凉,
  拴牢牲畜圈好猪,麦苗被啃受影响。
  捕捞成鱼上市卖,藕苇蒲芡采收忙。
  城乡害鼠一起灭,既防疫病又保粮。
  夏雨少,秋霜早。夏雨淋透,霜期退后。
  秋雨透地,降霜来迟。
  秋雁来得早,霜也来得早。
  风大夜无露,阴天夜无霜。
  今夜霜露重,明早太阳红。

霜降前后始降霜,有的地方播麦忙。

早播小麦快查补,保证苗全齐又壮。

糯稻此节正收割,地瓜切晒和鲜藏。

棉花摘收要仔细,棵上地下都拾光。

复收晚秋遍地搞,柴草归垛粮归仓。

大棚瓜菜看管好,追肥浇水把虫防,

大葱萝卜陆续收,白菜抓紧来拢帮。

敞棚漏圈快修补,免得牲畜体着凉,

拴牢牲畜圈好猪,麦苗被啃受影响。

捕捞成鱼上市卖,藕苇蒲芡采收忙。

城乡害鼠一起灭,既防疫病又保粮。

霜降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

夏雨少,秋霜早。夏雨淋透,霜期退后。

秋雨透地,降霜来迟。

秋雁来得早,霜也来得早。

风大夜无露,阴天夜无霜。

今夜霜露重,明早太阳红。

霜重见晴天。

严霜出毒日,雾露是好天。

浓霜毒日头。

霜后暖,雪后寒。

一夜孤霜,来年有荒;多夜霜足,来年丰收。

霜降降霜始(早霜),来年谷雨止(晚霜)。

雪打高山霜打洼。

严霜单打独根草。

秋雁当头叫,必有大风到。

晚稻就怕霜来早。

霜降前降霜,挑米如挑糠;霜降后降霜,稻谷打满仓。

霜降前降霜,挑米如挑糠;

霜降后降霜,稻谷打满仓。

霜降前,薯刨完。

寒露早,立冬迟,霜降收薯正适宜。

红薯半年粮,好好来保藏。

红薯本是庄稼宝,就看收存好不好。

地燥打洞,地潮搭棚。

瓜窖糟,如仓倒。

鲜瓜烂,饭丢半。

地瓜要坏,快切快晒。

棉是秋后草,就怕霜来早。

轻霜棉无妨,酷霜棉株僵。

早春棉,减产少,夏棉霜早不得了。

霜后还有两喷花,摘拾干净把柴拔。

时间到霜降,种麦就慌张。

霜降,瞎撞。

时间到霜降,白菜畦里快搂上。

缺苗补,密苗间,麦苗匀全才增产。

密了穗子小,秆软容易倒。

稀了穗头少,产量就难保。

以籽定苗,以苗定蘖,以蘖保穗。

芒种黄豆夏至秧,想种好麦迎霜降。

望近霜降好种麦。

迎伏种豆子,迎霜种麦子。

霜降播种,立冬见苗。

坝里霜降点。

寒露种菜,霜降种麦。

晚麦不过霜降。

霜降前,要种完。

麦不让霜。

湿地无晚麦。

霜降拢菜(白),立冬起菜。

霜降拔葱,不拔就空。

霜降萝卜,立冬白菜,小雪蔬菜都要回来。

地冻萝卜长。

复收拣起地里粮,积少成多堆满仓。

丰收第一收,精收第二收,复收第三收,三收才算收。

复收一亩数量少,万亩复收不得了。

宁可吃到肚里,不可瞎到地里。

庄稼老汉不知闲,放下锄头拿扁担。

扁担不扎,两头溜塌。

秋天弯弯腰,强似冬天转三遭。

出门带镰刀,回来挑一挑。

上洼不空手,回来不空篓。

出门样样收,回来过遍手,该喂牛的喂牛,能编篓的编篓,最后剩下入灶口。

留地不种麦,快着耕起来。

秋冬耕地如水浇,开春无雨也出苗。

冬耕灭虫,夏耕灭荒。

霜降摘柿子,立冬打软枣。

霜降不摘柿,硬柿变软柿。

霜降配羊清明羔,天气暖和有青草。

霜降来临温度降,罗非鱼种要捕光,温泉温室来越冬,明年鱼种有保障。

种完麦,忙完秋,快采藕。

种完麦,忙完秋,割苇蒲,采鸡头(米)。

学院官方微信

8610-62511061/82509122

sard1@ruc.edu.cn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